当前位置:首页 > 找到帮助 > 专家分享

【抑郁症】请不要因自残而自责,因为它是一扇窗……

2018/6/16 10:53:22      来源:习安心理      点击:

心理咨询,抑郁症,请不要因自残而自责,因为它是一扇窗…….jpg

小冰今年二十九岁,外表看来像十多岁的年轻小女孩,说话缓慢,声音特别微弱。起初被转介来求助,是因为患上忧郁症和焦虑症,她有很多自毁行为和念头。手臂和大腿伤痕累累,情绪极度不稳定,每逢节日如中秋节,新年,亲友聚头的日子,心情会极度抑郁,会酗酒甚或滥药来麻醉自己!(如有伤害自己的想法或行为,请及时告诉身边的亲人朋友,让他们可以保护到你哦。)

 

由于小冰早期前来,情绪非常不稳定,戴上深色的墨镜,不愿意说话,所以早期心理咨询重点在帮助她稳定情绪,让她能面对一个陌生的心理咨询师时仍感到安全。

 

安全感在心理咨询中是一个基石,安全感与情绪稳定有莫大的关系。作为心理咨询师,要有很敏锐的临床触觉、技巧,并要以完全临在的状况与当时人建立安全关系,才去触及对方的痛处,甚或创伤经验,这样才不会使当事人再经历创伤(retraumatized)。

 

咨询室中,我细心倾听小冰发生的每件事情。一面听,一面设身处地感觉她内心的真正感受,从而了解导致她有自毁行为的真正原因。我们自由地讨论任何话题,甚至乎我跟她讨论为何要戴上墨镜。初时她说外面阳光很猛,也说眼睛感不适,经常流眼水。在两节讨论后,她终于告诉我,她觉得这世界很丑陋,不想去看。她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不希望被看见。

 

可能有人觉得心理咨询师只是聊下天,但实际上要做的个案评估和分析,远超平常人能想像。很多时候当事人的求助问题并非问题核心,而是因最底层的伤痛和情绪受抑压而显现出来的行为。

 

临床经验告诉我,小冰所呈现的,是过往曾遇到的痛苦事情甚或创伤(trauma)的经验。这些痛苦或可能与家人有莫大的关系,否则不会往往在节日与家人相聚的日子,便成为挑起她痛苦或负面情绪的源头,在咨询上称之为“触发点”。

 

小冰经常说自己说话很无聊,“好无聊”成为了她的口头禅。我不断觉察这个“好无聊”,发觉每次她这样说之后,就是借此想表达自己一些自我看法。于是我尝试回应她的立场,有时候她会显得很高兴,有时候她默不作声只是叹气。

 

记得有次面谈时小冰主动谈论“好无聊”,我引导她去讲一下什么时候开始有好无聊的想法,她有点支吾以对,低下头沉默了很久。

 

就是这样,小冰意识到我愿意倾听她的故事,而且她也直接问我,我听到她沉重的过去会不会感到害怕。当她感觉到我是有能力去跟她一起面对痛苦时,她的眼泪不断地流。三个月后,她开始在我的陪伴下,触碰过往很多难以启齿和痛苦的经历, 开始讲她童年的故事。

 

小冰小时候很聪明,成绩优异,但她父亲很喜欢酗酒,每次喝酒后便跟母亲吵架,有时甚至大打出手。在小冰六岁生辰那天,父母因为要为她买生日礼物而吵架,自此之后,父亲每晚也喝到很夜才回家。有次当父母吵架时透露他们并不想结婚,只是因为怀有小冰而被迫结婚的,父亲本来没有打算把她生下来。

 

小冰跟父母亲住在一个很小的单位。她与父母同床,但每当晚上听到父亲开门的声音便发抖。渐渐父亲常在家中酗酒,并借故亲近她。当时她非常害怕独自留在家中,有时还躲在家中的衣柜里,她不想自己被看见。

 

小冰常在口中所说的“好无聊”,其实是觉得自己的出生是没有价值的写照。她觉得自己根本不应该存在这世界上,她认为自己的生命没有意义,而她只好用“好无聊”来表达。

 

她把自己看成是父母关系决裂的罪人。她的童年充满着内疚和无奈,也觉得自己的生存没有价值,因为父母本来就不想要她。再加上父亲的借故亲近,使她无所适从,一个本应自己最尊重的人但却侵犯了她。

 

小冰生日那天,父母亲的吵架表面上是因为要为她买生日礼物,但她却下意识地把父母亲关系决裂的责任放在自己身上,她一直怪责自己。

 

在10 岁那年开始,她不自觉地用刀在自己的手和大腿上划出一条一条的血痕。她告诉我完全不感觉痛。

 

每次她向我诉说故事时,她整个人的身体也绷紧,眼光永远垂下。我看到她手和大腿上的疤痕,我问她可否让我细心看一看。然后我告诉她,我相信这些疤痕未及你心里的痛的百分之一,此时她终于正面抬头望着我。

 

当患者痛楚的感受被看见时,当痛苦的存在被我们肯定时,往往就是咨询的关键。在咨询中探索痛苦的情绪和“不好的感觉”的想法是广泛认可的心理咨询介入方式。小冰的压抑,自我否定,甚至用身体方法去减低内心的痛苦,只是反映了她面对这个既爱且恨的家庭很深层的矛盾,这份难以言喻的纠结,往往更令当事人变成自责和自我否决。

 

(当然不同的咨询师会用不同的方式也有自己的个人风格)所以在心理咨询过程中,咨询师会探讨身体背后的深层情绪和纠结,透过心理咨询师的理解和接纳,帮助患者经历,处理及逐渐接受这份深藏已久的伤心和愤慨,在这过程中才能让当事人的情绪渐渐平伏下来,让心理咨询师和当事人共同重新建立在家庭的位置。更重要的,是帮助当事人脱离这从家庭而来的桎梏,踏出一步,像一般成年人开展或寻找自己想过的生活。

 

经过十个月的咨询后,小冰的心情明显好转,纵使我从没有直接劝喻小冰不要伤害自己,但小冰也再没作出自毁的行为了。

 

“面对困难,不要逃避”,这往往已成为我们的口头禅。然而,避免痛苦的情绪是人类的天生倾向。所以,纵使你不是心理咨询师,面对自己和别人的问题时,多一份的体谅, 少一份的批判,纵使不能雪中送炭,也不会雪上加霜。

 

假如你自己有自毁的行为,请不要自责,因为它们是一扇窗,告诉你内在难以名状的痛苦,还是寻找合适的人为你贴上胶布吧。

 

网站二维码带静态图标版.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