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想要改变却要别人为他做得更多

2017/3/3 11:16:50      来源:习安心理      点击:

笔者在心理咨询在这一行干了这么多年,深知自己对于“改变他人”这件事的无能为力。除非来访者自己有想要改变的意愿,否则那根深蒂固多年的行为模式,让来访者像座推不动的大山。心理咨询师,不是愚公,从来没有也不会有移山的志向。

在监狱做过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工作,发现有几位来访者的特性很相似,除了他们都具有反社会人格以外,他们位处不同的监狱,互不相识,但却有着相似的动力。

这几位来访者,在会谈时都能言善道,可以侃侃而谈地说着自己的挣扎,也似乎有不错的自我觉察,这差不多是好来访者必备的基础条件了,更重要的是,他们都表达自己想要彻底改变的意愿。

在非自愿来访者的工作上,诱发来访者产生想要改变的动机,经常是花最多心力去工作的地方。作松土的工作,为可能的改变契机作前置预备作业。所以,想要改变通常是个点滴渐进的历程,不是瞬间大彻大悟后的立即开花结果,特别是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缺少对方主动的意愿,想改变他人通常是一厢情愿的妄想。但现在,这几位来访者一出现,就强烈地表达想要改变的意愿呢!

“我想要处理我童年的创伤”,来访者说。(嗯,很好!)

“我要戒掉吸毒的习惯”,来访者坚定的说。(嗯,了不起!)

“我未来要成为戒瘾辅导员!”(太牛了!

“我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非常好!)

括弧内的句子是我内心的吐槽,好啦,我承认是有点不诚恳,我没被他们的坚定语气说服。

几次会谈后,互动中渐渐呈现清楚的模式:

“因为我想要改变,所以你要帮我。”来访者A说。

OK~所以呢?”

“我的药不管用,让我的情绪不稳定,你要帮我安排立刻和医师约诊,我的药需要换其他更好的才行”(注一)。

“因为我要改变自己,所以你要帮我!”来访者B

“喔,怎样才是帮你呢?”

“我没有办法和我的室友相处,我们合不来。我努力的想要改变自己,但是有他在我做不到,所以我需要换到单人房”(注二)。

“我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好,但是这里没有我需要的治疗课程,所以我要去专门的治疗单位接受最好的处遇。你要帮我申请移监去那个单位接受治疗”,来访者C说(注三)。

“我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好,所以你要为我作这个作那个,让我得到我想要的,你才是在帮我” -- 来访者虽然没有这么清楚说出这一句话,但是在和我互动的动力上,就是如此呈现他们的“要”—不是想要,不是需要,就是“我要!”。

然后你要给我!

浪子回头金不换,他都说他想要改变了,而他的改变需要这些东西,有什么不好帮他不好给他的呢?

然而,除了因为事实上当你给了他所要的东西以后,他其实也可能不会改变以外,更重要的是,他的“要”的姿态,就是问题所在。

“上周我们谈到的作业,请问你做的如何?”、“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几个放松技巧,你练习的怎样?”在会谈中,咨询师将来访者答应要做的事,拿出来讨论,来访者或顾左右而言他,或者找种种理由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做到。

有的来访者,是在自己的切身利益受到威胁时,像是因为频繁违规可能影响他转到戒护程度较轻微的监所去,在明白此问题的关键后,内在一股急迫感产生,急切地要我帮助他达成改变自己的目的。一旦这个危机感解除,你问来访者想要改变什么?他会说“我觉得我都还好啊!”。

有的来访者用“要治疗”来表达自己想改变的意愿,但是改变不是用有无给你最好的治疗课程来决定,而是在于有无把握每个治疗的机会,即便不是最好的(还有,那种“只有最好的治疗方案才是我要的”心态,也是挺自恋的)。

总结是,当他想要改变的时候,他身边的人比他更累更有责任,仿佛他的改变与否,责任落在其他人的身上了,而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开口要东要西,什么力气也不用出!

笔者对一位来访者说,“很奇怪,怎么说要改变的人是你,但是我却要比你做更多的事情?”,对另一位来访者说:“当你有急迫感时,你会将注意力放在改变外在的环境上,希望得到某些东西后,可以让自己的问题解决。但你注意到了没?你过去几个月里,想要的都得到了,但是你的问题还是存在?”

可以看见的是,这些来访者的客体关系(Object Relations)经验都很不好,他们对待心理咨询师的方式,only as an object but no relations ─“他人”是个用来满足自身欲望的object,而relations是获得满足的渠道,这也是另一个让我在被索要的时候,感到不舒服之处。


对照他们以前的人际关系,也是如此这般的向身边的人“要”,向家人、向女友、向亲戚朋友要钱、要东西、要爱、要尊重、要支持,要这要那的。身边的人成为满足其需要的工具,而能言善道,让他更容易说服他人来供应自己的所需。更何况,对于“我想要改变”这样堂而皇之的理由,你怎能拒绝呢?

想到这类的来访者,脑海中不禁浮现bloodsucker这一词。电影中的吸血鬼唯美绝伦,连吸个血都浪漫不已,但在现实生活中,应付这些习以榨取他人来满足自身需要的人,只是感到筋疲力尽。

不否认来访者有想要改变自己的念头。但人常错以为当自己“想”要改变时,自己就已经做到了改变的结果,而其实在想法与行为之间的落差,恐怕还有千百里之远,然而当自己发现结果不如预期时,却将责任归因于环境等其他因素,而不是自己的努力不足。监狱里的受刑人的改变,除了要在当下监所里的生活中看见行为的变化,也还要等候其出监所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印证,才能真正的说改变已经达成。


改变不是等环境变成是我要的样态以后才开始进行,而是在每一个不舒服的当下,都坚持地努力着,这样一路不懈的行动,才是自己改过向善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