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找到帮助 > 专家分享

【周末的快乐效应】幸福的养成,在于和朋友家人度过极为美好的时光

2018/9/23 9:36:59      来源:习安心理      点击:

心理咨询,周末的快乐效应,幸福的养成,在于和朋友家人度过极为美好的时光.jpg

格兰特研究从一九三九年到一九四四年间于哈佛大学就读二年级的学生中挑选了二百六十八名学生,对他们进行长达七十五年之久的追踪调查,这是有史以来最耗时费力的一项人类纵向研究。


精神病学家乔治·瓦利恩特(George Vaillant)博士在一九六六年接手这项研究后,追踪当中权势男性研究对象的成长轨迹,并出书记录这些人随着年龄增长变得有钱有名的过程。从他每两年一次对这些人的采访中,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些重点:


酒精是婚姻中最、最、最具破坏性的力量;

年纪稍长之后,自由派的做爱次数比保守派人士更多;

年少时与母亲关系亲近的男人比那些与母亲疏离的男人赚更多的薪水。


但是当瓦利恩特被问及你从格兰特的研究对象上面学到了什么?他个人的回答简单多了:人生中唯一真正重要的事情就是你跟别人的关系。


瓦利恩特为他的匿名研究对象取了有趣、狄更斯式的化名,读他们的故事就像在读寓言。以化名查尔斯·博特赖特(Charles Boatwright)的这号人物为例,一开始研究人员认为他的人生不太可能有好的结果。假如金钱和名声是成功人生的衡量标准,那么博特赖特肯定不是哈佛大学拿来招生用的样板典范。


博特赖特的一生可说是平凡无奇:他在新英格兰的书香世家里度过快乐的童年;自哈佛大学毕业后,他没有像多数同学一样展开镀金的事业生涯,反而经常换工作,曾在佛蒙特州的木材工厂任职、送过牛奶,还替牛只做过人工授精。然而,多年下来,研究人员总是发现他工作稳定、满意现状。


不在乎留名青史,只在乎享受人生


生涯统合是瓦利恩特评断研究对象是否够成熟的标准之一,但博特赖特也只有一次达标,就是五十多岁时买下一个船坞,实现了终其一生的梦想。他的第二次婚姻比第一次幸福,后来还成了继父。他很喜欢这个角色,当他的焦点从自身向外转到别人和人际关系时,他达到另一项成熟标准:传承能力


到八十九岁时,他仍然每天运动二小时,每周做三小时的志工,并且常会探访他的孙子,以及足不出户的垂死友人。他捐了很多钱给慈善机构,重视精神大于物质的收益,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始终是社会的一颗齿轮。在四十岁到五十岁期间,他曾说:我感觉到自身有了显著的变化;我学会更有爱心、更具同理心。到了八十几岁时,他表示:我才不在乎自己是否留名千史,至少我享受过人生,度过极为美好的时光。更让我感到骄傲的是,我曾经帮助别人的那些事情。


我之所以在此讲述查尔斯·博特赖特的故事,因为他完美体现社交连结的威力,并深深打动我。


他的人格与幸福感的养成,并不是来自于他的职业或哈佛毕业生的光环,而是来自于他空闲时间所做的事情:建立人际关系。


这么做对身体也有好处:紧密的社交连结可以延长寿命,并且真的能够增强免疫系统、加快病体的复原。

网站二维码带静态图标版.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