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情绪一崩溃,她就咬妈妈的手臂…

2016/12/21 10:16:43      来源:习安心理      点击:

整整三年,孩子无法出门上学,根据孩子的班主任老师所提供的资料显示:在此次入学之前,她已经在家「宅」了三年。


宅在家里不愿上学的女孩


孩子的父母,经营一家小有名气的连锁餐饮集团,在全台各地有许多分店。孩子小学的阶段,适逢父母在创业关键期、全心投入工作中,无暇顾及她与弟弟;与她相依存的,是外婆与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保母。

国小毕业前,阿婆生病过世,父母忙碌依旧,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将她送到一所颇负盛名的寄宿型贵族私立学校。升上国三后,孩子开始出现「请假日」比「实际到校日」多的情形,但神通广大的父母,总有办法摆平一切。

手臂上鲜红的齿痕

当父母天真地以为孩子终于愿意主动上学,从此可以海阔天空之际,孩子仿佛又重重地给了他们一拳:刚入学不到一个月,再度无法步出家门。

起初,母亲央求班主任到家里看看孩子,鼓励孩子上学,但渐渐地,无论是班主任还是心理老师,再也没人可以顺利把孩子带到学校来。所有人双手一摊,莫可奈何。

一天,母亲出现在学校。秋老虎的炽热,让她穿着袖套以防晒的模样,显得合理。直到她进了心理辅导室,露出手臂上一个个鲜红的齿痕,把心理老师吓得花容失色。

过度涉入的母亲

两个礼拜后,心理老师陪着母子俩来机构找我。我仔细端详著这孩子的脸庞,看见她的眉头深锁,一脸沧桑。十八岁,这个「孩子」年纪有点长,足足比班上同学大了三岁。中学毕业后,原可直升一所重点高中的重点班,但她几乎足不出户。三年,无法上学,令父母心急如焚。


「妳的意思是:当孩子情绪崩溃时,会要求妳给她咬?」我先看了孩子一眼,再看向母亲,「而妳,也就真的乖乖伸出手来让她咬?」

母亲点点头。

我则与心理老师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咬完后,她通常心情会好一点;恢复平静后,她也会跟我道歉。」母亲望向孩子的眼神里,带着几分乞怜。

孩子也热切回应母亲的眼神,脸上满是歉疚。

霎时间,我仿佛可以看到这个十八岁的躯体里,住着一个八岁的小女孩。你可以视之为「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以及「极度纵溺孩子的母亲」,共构出这畸形的暴力循环模式。

然而,我还看见一对依附甚深、同病相怜的母女;以及这个十八岁的躯体内,有个四十八岁的暴力典范。只是,这个暴力典范从何而来?

为了验证我心中的假设,我请他们全家一起来一趟。

母亲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把全家一起带来。

情感疏离的父亲

「都是妈妈太宠,不懂得找方法!」在咨询室里,这个父亲,作势握紧拳头,摆出商业场上谈判的架式,攻势很凌厉,完全没有给这对母女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像她弟弟,就很乖巧、很正常啊!哪有像她这样?」

家,是谈爱的地方,怎么会是谈判的地方呢?我不禁心想:这个爸爸,是不是搞错敌人了?

孩子冷哼一声。

「你到现在依然坚持自己是对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如果你再不改变,下一个出状况的,就是弟弟,你等著瞧好了。」

一路处于挨批的孩子,终于忍不住回击。「还有,我们不是你的员工,别用那种语气对我们讲话!」

语罢,起身夺门而出,留下一屋子错愕的家人,惊慌的心理老师,以及开始明白整件事的我。


「缺席」的功能

在下一次重新回到咨询室之后的情景。

我请父母到咨询室外头等待,独留我和她。我对她说:「辛苦你了!你的诉求大家都听到了,包括爸爸。既然阶段性目标已经完成,你还需要继续(缺席)下去吗?』」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会心的微笑,眉心也跟着松了不少。

她的笑,全世界大概都懂了,但重点是:父亲呢?这个父亲「愿意」懂吗?

心理师暖心分析:

在家庭里,冲突越大的两人,往往也是越在乎彼此的两人。

我们对于自己在乎的人,总会有许多期待,忍不住对他们索求爱,一旦要不到爱,或感觉被忽略,心理的失落也相对巨大。就像上述故事中的那位孩子一样。

等到再更长大些,更有能力时,有时候会转化成攻击,来试图唤起对方的爱与关注。更何况是一个从小父母即不在身边的孩子,可以想象她对爱的渴求有多强烈。

在咨询室里进行家庭会谈时,当咨询师与家人建立信任关系,开始进入工作阶段后,常见以下的情景:家庭成员会在会谈室中不自觉重演平时家庭里的剧烈冲突、互相指控;另外,有些成员,此时则忙于缓颊,帮忙对行为做解释,或不知所措。

治疗师要做的,则是协助家庭成员洞悉攻击与指责背后真正的心理需求,并且拆卸攻击与指责,让爱直接真实表达